您的位置: 伊犁信息网 > 娱乐

天革 第二百九十三章 扛陶淋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9:20

天革 第二百九十三章 扛陶淋

说是见到人,那一刻,陈炼下意识地向后一退,生怕被虫子发现。可等了片刻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动静,陈炼才缓缓探出头。

再次看向人,陈炼还是吸了口凉气。显然这里就跟一个停尸房一样,虽然有人,也能看出来并没有被吃,但都已经死了。

“难不成,它们也需要保存?”不过陈炼想到渊井的那些虫子是靠吸食源灵之气的,说不定的确是不吃人的。

在里面,这可真是慎的慌,没什么好事,全看到的是死人。这洞穴也不算深,陈炼正打算离开,背后却突然有了动响,委实让陈炼惊出了一声冷汗。

等了许久,缓缓回头,只是由于洞穴中风的缘故,不知什么时候,从边上一处尸体的衣服中掉落下一本册子,陈炼拿起,细细一瞧,也不清楚是个多好的东西,再看向那尸体,因为被这里虫子分泌的物质裹住,也根本看不清到底是何人。

“魂离功”陈炼不清楚是个什么,大略地看了几眼,貌似觉得有些可怕。因为这门功法,似乎是在教人如何可以分身,且同时做两件事。

可陈炼不是说不信,而是暂时也没那心情,直接将此物一塞,便悄无声息地又去找其他的洞穴。

差不多大翻了大半个洞穴,也不知道过了多少的路。反正来到被关押几人的地方,至少眼前的虫子,各个都是紫阶的实力。

车碾凭借着自己的逆天隐秘能力,勉强可以不被发现。

“想不到此处居然这么大,就跟一个广场一般。这帮虫子是怎么挖的?”陈炼根本不敢向前看,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关押几人的地方,就在这个洞穴,虫子最厉害的地方。

陈炼接着一点点光,加上气息的判断,勉强能见到陶淋的位置。可是从气息来看,现在的陶淋似乎记起虚弱。倘若不及时恢复,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陈炼答应过,一定要好好照顾陶淋的。如今这般样子,陈炼还是比较自责的。

可是如何才能救人,成了陈炼最难办的事。哪怕他只救陶淋一人,也是根本不可能。

这些虫子的警觉极为敏锐,普通的办法,根本行不通。还有,若是带到外面,这路又是个麻烦。错综复杂不说

天革  第二百九十三章 扛陶淋

,时间就是个问题。

想来想去,陈炼只得接着一些不入流的办法。来到外面,陈炼看了看戒指中,还有大概几十张的爆破符录,于是乎,他便开始小心翼翼地回到之前他去过,或者路过的每一个洞穴。

神不知,鬼不觉,几乎在每个洞穴内,都贴上了两道符录。直到完毕,陈炼再次偷偷潜伏在暗处。一声意念催动,顿时跑破声四起,外面也是阵阵地动山摇。若不是尹依凌已经走远,恐怕也会感觉到。

只可惜这古战场,本就少有人来,所以即便如此轰轰烈烈,可依旧没任何响应,唯一能为止慌乱的,恐怕就是那些虫子。

陈炼没有顾忌其他,他现在能考虑的也不过就陶淋一人,因为他实在没有任何办法。

等那些虫子都精华地跑出,陈炼第一时间赶到陶淋身旁。只可惜,此刻的陶淋就如同半个死人一般,气息极为虚弱。多有不慎,必然会断气,再看看周围其他人,也不比她好到哪去。

陈炼扯开了束缚,急忙喂给她一刻培元丹。之后便扛起肩膀直接准备出去。他没丝毫的犹豫。主要是,本来他头次来的时候,还有几人活着,但不知为何,等他再次进来的时候,眼前能有些本钱活命的,只有陶淋,另外一个男的,已经便被彻底用一种特殊的仪式容器给锁住,陈炼想帮也没任何办法。

只是从回头那容器看,虽然陈炼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但或多或少,他还是有些感觉——这地方貌似用一种极为可怕的方式在维持着阵法。只是不清楚这些虫子是怎么做到的。

刚上了两层不到的高度,便传来了上面稀稀疏疏,那些虫子怕是已经回来了。而且很可能知道中计策。

陈炼不敢有任何响动,出来肩上扛着的陶淋,他还要想尽各种办法,让她不被发现。这里面,他真是极为艰难,眼看就要快到出口了,不想还是碰到了一只白阶九层的对手。

陈炼毫不迟疑,一阵佯攻,接着那完全的走势,陈炼迅速逃跑,给他的感觉,一旦他处了门,那么里面的这些虫子将没有任何办法。

然而陈炼想简单了,毕竟这里不同于渊井。

倒不是说那虫子厉害到什么成都,而是好像这些虫间都是靠某种方式进行沟通的。不但下面很多虫子在向上追赶,就连洞外洞口,此时也已是守株待兔多时。

陈炼不顾一切,掏出黑绝,直接刺杀向洞口。毕竟那些怪物的境界还是不搞,也就白阶二三。

一手左右互挥,一下吧两只虫子给杀得人仰马翻。纵身一跃,陈炼拍了拍陶淋的背,似乎交之之前好了许多,至少有了些许说话的意识。

就在此刻,那些虫子也慢慢浮出了洞内。跟着最后的便是啊足有其他虫子两个这么大的暗黑色巨虫。

那架势极为凶残,恨不得直接将陈炼剁碎了。整个身子就如同一只巨型的龙虾一般,大脚一甩,从那夹肢中甩出一道极为强悍的源灵冲击波。

陈炼因为本就带着陶淋,此等威力不可谓不一般。毕竟对方也是银阶的巨虫。怎么说,都是可以直接碾压的。可是让陈炼自己都没想到的是,不但那锋利不在,就是连影子也没有。

再次撇过头,发现陶淋已经醒来,手中多了张符录。

“反射阵法!”没等片刻一道风波直接攻击向对方几只巨虫。这等强悍,陈炼可不会单纯以为能无限地用。即便陶淋现在也跟自己差不多,但在源灵之气的储备来看,显然还是逊于陈炼。

所以之后那虫子再想要攻击,陶淋需要多想想。“师姐,你符录还有多少?”显然陶淋极为尴尬,“我这也是最后一张了。”

即便陈炼也是个阵法师,但现钞先买,恐怕已有些来不及。

然而让人万般无奈的是,正当陈炼与陶淋在商量如何的时候,一旁傻站着许久的虫子,却不知何时将手伸入了土中。

没等反应,两人站的中间直接蹦出一直虫子的爪牙。

“呀!”听陶玲急忙一声喊下,陈炼飞快转身,见陶淋被夹住,恩新翻版焦急。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陶玲其实站在了别处。

“呵呵,我是这么容易死的吗?”

郴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临汾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芜湖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网上咨询
贵州银屑病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