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犁信息网 > 科技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一百八十一章 经年之后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4:16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一百八十一章 经年之后

待繁华历尽又经年,只愿故梦如初、佳人依旧.....

银色的光芒,在空间里闪烁着,点点黑色的光华笼罩在这片空间里,四周空气渐渐被撕裂。这是一场顶尖刺客的对决,达不到这个层次的人,永远都无法理解这样的速度和力道。匕首和利剑碰撞在一起,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澜。

“轰”的一声,大约过去了几分钟的样子,两人缠斗的身影才渐渐分开,而结局却是出人意料的。

他是杀手榜榜首的九尾,在所有人眼里具有绝对的优势,但此刻正以一种蜷曲的姿态跪坐在那里。满脸的不可置疑的他,身上却是添了不少的伤口,传说刀枪不入、伤口愈合速度惊人的他,这一刻却依旧没有能力止住身上流淌不止的鲜血。

凌婕同样不好受,但是比起魏玖,伤势却是轻的多,至少没有那么多显而易见的鲜血。只是衣服上同样多出了几道口子,但却及时被她用穴位封住,至少魏玖手里的那柄剑,嗜血的程度是比不上她的劫的。

一口淤血涌上喉头,凌婕手指连忙轻旋,硬生生的将血液给逼了回去。这时恢复了一丝的力气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一百八十一章 经年之后

,她握住手里的匕首劫,直指魏玖的脑袋,语气悲伤的说道,“告诉我,你刚说的是不是真的!”

“哈哈....”近乎是歇斯底里的嘶吼,只听魏玖含糊不清的说道,“是我败了...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你动手吧!”

凌婕没有动,只是劫又向前递了几分,竟然已经触碰到魏玖的肌肤了。只见她依旧纠结在那个问题上,“告诉我,你刚说的是假的...告诉我你是爱我们的好不好...刚才那些只是老公你装的,对不对?”

明明是胜者,但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眼泪再一次顺着脸颊全部落到劫上。

事实却是残酷的,至少,无常的命运不会因为泪滴而心软,魏玖缓缓抬起头,露出一种凌婕没有见过的神色,字字冷漠的说道,“呵呵,你还在自欺欺人吗?我不爱...不,是根本就没有爱过你们,你们只是我任务目标和复仇对象罢了,你今天不动手,我未来一定会再一次弄死你们的,哈哈!”

魏玖的话语里还带着几份威胁之意,而这时被绑在树上的舒锦惠却是淡定不下来,焦急的吼到,“白痴,你快动手啊...你在什么,他不爱我们,他就是个混蛋,你不要再保留不切实际的幻想了,快动手杀了他,快啊!”

“我会杀了你的,真的,我会杀了你的...快告诉我,你是爱我的,好不好!”凌婕语气挣扎,神色恍惚的问到。

魏玖这一次都没有再看一眼凌婕,只是冷漠的说道,“不爱,你问多少次都不爱...你们等着,等我恢复过来,我一定要你们统统死在我的剑下!”

“你快点杀了他啊...我求求你了,快点杀了他啊...就当我求你了!”却只听到舒锦惠继续逼迫到,语气带着哭腔,竟已经低声下气的哀求起来。

凌婕看了看蹲在角落的魏玖,眼神又移到舒锦惠、言小瑾身上,却只见她们完全是一幅希望魏玖死而后快的神情。凌婕心头一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吗?当初那么多的海誓山盟、蜜语甜言,为何在这一刻却变成致命的毒药?

“哈哈...妇人之仁,竟然舍不得动手,那你就去死吧...”魏玖歇斯底里的吼到,手里的剑竟然扬了起来,朝凌婕刺去。

但剑未出手,言语也还未说完,却只见他瞳孔瞬间放大,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面前的一幕,却只见凌婕的匕首,正径直的插进魏玖的心脏当中,一点一点鲜血顺着匕首漫出,然后只听得心脏缓缓破碎的声音。

“你....你....”气急攻心,再加上心脏上的伤势,完完全全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凌婕呆在那儿,甚至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刚才将匕首刺进了魏玖的心脏当中,眼睁睁的看着魏玖的生命一点点的消失,她只能哽咽的说道,“对不起...呜呜,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真的不忍心你再伤害她们了!”

终于,魏玖的身体僵直的倒了下去。死亡,是因为凌婕的那一刺,更是因为心底对这结局的难以置信,对于榜首的杀手,死在其他的此刻手里,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难以忍受的事情吗?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让他心灰意冷吗?

凌婕缓缓的吁了一口气,良久之后才冷漠的说道,“或许死亡,才是对你最好的解脱吧!”

魏玖的鲜血,顺着匕首流淌了一地,但在魏玖完全失去生命迹象的那一刻,这些鲜血却仿若活了一般,十分规律的朝凌婕身边涌去而目标正是虚浮在凌婕左手之上的《无常》书。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本原本就神秘的诡书,此刻染上了艳丽的红色,更是妖异到了极致。

但好景不长,几个呼吸之后,当这些红色彻底蔓延到整个《无常》书上,这本传说中的禁书,竟然就那样燃烧起来,然后在血色的火焰里彻底灰飞烟灭。

凌婕一愣,一丝灵光从脑海当中闪过,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但就是一下子又完全想不起来,终究还是没有抓住这个那一丝灵光。

“快快快,快帮我松绑啊...终于没事了,快帮我松绑,我要回家...不对,我要找人把这个恶心的家伙碎尸万段!”舒锦惠毫无风度和气质的大骂着,此刻像极了无理取闹的深闺怨妇。

不过她的话却是打断了凌婕的那一线灵光,既然想不通,干脆就不必再想了。看着此刻舒锦惠的样子,凌婕淡淡一下,曾几何时,眼前这个女孩还是疼爱着她的姐姐啊。只是现在,真的回不去了!

凌婕匕首一挥,舒锦惠和言小瑾的绳索瞬间被松开。而凌婕却没有丝毫停留,手一扬就将魏玖的而身体抱在了怀里,然后凭借最后残余的修为,整个人一跃而起,不顾舒锦惠的呼喊和咒骂,两个人彻底消失在天际。

只是此刻,心乱如麻的凌婕,却无论如何也不会察觉到,一直沉默不语的言小瑾眼角处,竟意外的滑过几丝忧伤和心痛。

也不知道是为了舒锦惠、为了凌婕,还是为了什么......

后来,血色玫瑰和九尾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在这个世界的地平线上。只是不知何时起,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劫富济贫、除暴安良的侠女。而她总是告诉别人她叫落,凭借一枚小巧玲珑的匕首,她让那些欺男霸女的坏人闻风丧胆。而那匕首之上却印着一个依稀可见的汉字,可惜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字,因为看过她匕首的人,没有一个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而另一边,某处墓园里,不知何时多出一具无字墓碑。仿佛从天而降一般,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是听说这个落,每年都固定有一段时间呆在这里。

今天,她就是过来探望这座无字墓碑,只是时间,却比往常提前了大约半个月。

不知怎的,原本应该不可能有人祭拜的无字墓碑,这一刻竟然有两个女孩的声音坐在那里嚎啕大哭,悲痛的样子丝毫不输给每年前来祭拜的她。这两个女孩的声音,竟然让她心神一乱,怎么可能,她们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这两个女孩正是舒锦惠和言小瑾,因为太熟,仅仅一个背影她就能判断出来,而传说中的侠女落,却正是当初的那个凌婕。

舒锦惠、言小瑾对魏玖的感情,凌婕心底一清二楚,但那件事之后,她们怎么还会过来祭拜他?不把他的坟墓捣毁已经算是好的了吧,根本不可能哭的那么悲伤的。

正欲现身打个招呼,顺便问个究竟,但这时言小瑾的话却是打断了凌婕的动作。

“锦惠姐,你说这么做值吗?玖哥哥她这样牺牲自己,丢了性命还落得一世骂名,真的值得吗?”言小瑾不忿的问到。

舒锦惠轻轻的叹息一声,这些年过去,她仿佛真的苍老了很多,但声音却还依旧清灵,“没有什么值不值的...当年你阻止不了他,我也是...感情是他唯一的破绽,他不愿意伤害婕儿、也不愿意我受到伤害,设计那个局、更是堵上了他自己的性命,这是最好的方法!”

“呜呜,可是我真的好想他啊...我每天做梦都会梦到他,在梦里他还是那样温柔、那样深情!”凌婕眼眶微红,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舒锦惠的心中同样不好受,看着魏玖的无字墓碑,心底痛苦的说道,“我也是...我也好想他啊,这些年我们两个一直对身边的男人的追求无动于衷,不也是因为他还活在我们心底吗?不过婕儿妹妹也未再嫁,这点我着实感到欣慰,她建的这座无字墓碑虽然丑,但全部都是真心实意搭建起来的,单单这一点,都不枉玖他牺牲性命救她....好啦,我们走吧!”

舒锦惠话音一落,两人正准备转身离开。而这时,一道风流转而过,一道轻盈的身影已经挡在两人面前,正是凌婕,只听她焦急的问到,“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锦惠姐,你快告诉我,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廊坊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廊坊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廊坊白癜风治疗费用
廊坊好的白癜风医院
廊坊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