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犁信息网 > 体育

儒道至圣 第2553章 大军压境

发布时间:2019-10-18 00:08:18

儒道至圣 第2553章 大军压境

黄昏的京城,夜灯未升,显得有些苍凉。

余晖在地平线上缓缓退去,映照着一艘巨大的空行楼船。

方运与朝廷众官站在空行楼船之下,望着船上那些大儒们的身影。

空行楼船缓缓起飞,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天幕尽头。

一些景国官员出神地望着远方,异常失落。

法家人终究还是走了。

方运转过身,缓缓向城门走去,众官见方运不上马车,也不敢造次,默默跟在后面。

经历圣道文会,朝廷中所有的暗子全部被拔除。

现在留在朝廷之上的,要么是方运的人,要么已经放弃反对方运。

只有在场的法家读书人能感受到,方运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炉,仿佛在焚烧天地,让他们难以靠近。

圣道法冠与圣道法典,至今还留在方运文宫之中。

方运的步子很慢,没有一个人不耐烦。

众官望着方运的背影,突然觉得那身影有些苍老,似乎比之前更加稳健,但也更加孤独。

每个人都知道,景国最难熬的时期即将到来。

杂家读书人已经在论榜上公然放话,他们已经不在乎方运交不交出吏员考试,因为,杂家已经联手庆国、谷国和嘉国,马上展开吏员考试。

至于其他各国,除了武国早就在学习景国,其余各国都在观望之中,至少目前为止,他们还不想暴露吃相。

嘉国倒向杂家,对景国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许多人怀疑,这跟嘉国的雷家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走到城门口,方运才坐上跟随的马车

,回到左相阁中,继续处理政务。

原本喧闹的京城,随着大批各国读书人的离开,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夜里八点一到,皇宫的宦官准时进入左相阁,请方运去皇宫之中,为景君赵渊授课。

方运的答复是给赵渊放一天假,明天晚上再去检查功课。

宦官领命离开。

得到消息的太后坐在窗边,看着稀稀落落的星辰,愁眉不展。

赵渊却因为得了先生的假,在院子里跟宫女宦官玩得不亦乐乎。

整座内阁的官员都没有离开。

明明没有命令,但每个人都整齐划一留在内阁之中,处理各种政务,忙忙碌碌,走来走去。

好像没有一个人发现已经是夜晚。

论榜之上,有关圣道文会的话题渐渐降温,流言四起,全都认为杂家将会对景国出手。

每个人都清楚,圣道文会,坚定了杂家抹除景国的决心。

继续成长下去的景国,已经成为杂家最大的绊脚石。

灯火通明的左相阁中,众官都不敢打扰方运,因为即便敲门,方运也没有开门。

书房中,夜明珠的光芒柔和明亮,方运笔直地坐在太师椅上,面前的桌案上摆着一叠白纸。

砚龟在桌案上爬来爬起,时不时扭着屁股,总是露出不屑的样子,嫌弃这里嫌弃那里。

墨女静静置身于墨汁之中,露出半张脸,小嘴在墨汁里吐着泡泡,目不转睛盯着方运。

雾蝶在葬圣谷中得到大好处,已经在文宫中化为光茧,不知何时能破茧而出。

夜色由浅变深。

方运一直坐在桌子前,偶尔收发一些传书。

当夜色由深变浅的时候,方运收发传书的频率加快。

景国,丁县。

这座小城的二十里外,便是庆国。

作为两国的交界处,因为贸易往来,让丁县慢慢繁荣。

当天幕由黑暗变为深蓝的时候,一大片极淡的影子从庆国的方向急速本来。

只有大学士定神观察,才能看清,那是一支被兵法掩盖的大军。

整整二十万大军在兵法与战诗的加持下,以数倍于正常人全力奔跑的速度迫近丁县。

高空之上,还有两艘巨大的空行楼船,船上装满各种机关与战争物资。

在空行楼船上,除了各种机关和物资,还有众多读书人。

大学士超过三十人,翰林超过五十,进士过五百,举人数以万计。

这支大军的实力,已经超越两界山任何一军。

早在第一次两界山大战时,人族圣院已经宣布最严厉的法令,各国不得动用大儒参与人族内战,否则的话,空行楼船之上至少会多出五位大儒。

直到大军抵达丁县三里外,丁县的圣庙才发出警告。

随后,整座丁县响起县令杨出涛急切的声音。

“丁县全体听令,庆国大军压境,即将攻城,所有差役和官兵,即刻前往城东,不得有误!城中百姓若不愿参战,可从西门逃出,若愿与丁县共存亡,向城东聚集,一旦获胜,将给予助战之人奖励!任何人妄图制造混乱,杀无赦!”

丁县数万户家中亮起连绵不断的灯火,全城混乱,一部分人带着家里最贵重的东西直奔城西逃亡,有的人呆在家中,不知所措,还有人带着家里的农具,朝城东走去。

前往城东的人,还不到出逃人数的十分之一。

县里各处的差役与官兵无论心里怎么想,都只能硬着头皮前往城东,他们很清楚现在逃跑的后果。

不多时,县里各处的人抵达城东,所有愿意参战的读书人站在城墙之上,望着前方,头皮发麻。

庆国二十万大军已经停在三里外,他们没有立刻进攻,而是在快速将攻城器械从空行楼船上搬下来。

在工家读书人的努力下,最多一刻钟,就可以组装出整整五十套攻城器械,可以在短时年内突破丁县的城墙,如果庆国愿意,甚至能迅速把整座丁县夷为平地。

但是,最让丁县读书人绝望的不是那些攻城器械,而是空行楼船上数以万计的读书人。

接下来,将不是战斗,而是碾压,庆军攻破丁县,比捏死一只蚂蚁都容易。

庆国丰州大都督席实骑在披甲白色蛟马之上,望着城墙上的众多丁县官员,露出一个淡然的微笑,道:“数年前,诸位也曾与席某同朝为官,席某素来念旧情,不愿多加杀戮。只要诸位献城,席某便不杀生。若愿留,官升三级!若愿走,席某绝不阻拦。”

县令杨出涛斩钉截铁道:“多谢席大学士,但既然象州回归景国,那我等生是景国的官,死是景国的魂。两军交战,本不用多言,但此刻正值第二次两界山大战,妖蛮虎视眈眈,庆国却挑起战端,难道就不怕被天下读书人戳脊梁骨吗?”

席实道:“景君无道,方贼擅权,本将军响应景国部分官员请求,救景国于水火,何谈挑起战端?”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再线咨询

对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的评论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去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的路线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地址

宝宝厌食
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宝宝不爱吃饭
小孩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